铁算盘六肖中特
中國黨刊網 > 要論 > 正文

中華文化中“和”的思想

作者:錢遜     編輯:胡桅可   來源:《學習時報》    發布時間: 2019-04-17 13:15:09

  在傳統文化中,“和”是中國人的宇宙觀,也是中國人最高的價值追求,還是中國人待人處事的基本原則。它是既包括基本理念、價值,又包括運用原則和方法的一個思想體系。


1.jpg


  “和為貴”“和而不同”已經成為人們熟知和常用的話語。可是“和”究竟是什么?似乎并不很清楚。常見的一種認識,和表示一種態度:和氣、和順、平和、和藹……或一種狀態:和睦、和諧、和平……與和相對的,是斗、爭、仇、敵對、對抗……這樣的想法,反映了人們普遍的美好愿望和追求。不過,只這樣看是不夠的。和不簡單只是我們美好的愿望和追求,更是中華文化的大智慧;它是中國人的宇宙觀,也是中國人最高的價值追求,又包含著待人處事的基本原則;它不只是一個概念、一種態度,而是有著豐富內涵,既包括基本理念、價值,又包括運用原則和方法的一個思想體系。


和表示一種關系、一種秩序


  兩千多年前,中國人就提出了“和實生物”的觀點,認識到宇宙萬物都是不同成分和因素,以一定的關系共存的統一體(或稱共同體),這就是和。宇宙萬物以和為基礎,存在于和的狀態中;世界是和的世界,萬物是和的萬物。所以,“和實生物”,這是中國人的宇宙觀。


  在這個意義上,和的對立面是同。不是斗、爭、仇。同,是指單一成分的存在或疊加。所謂“和實生物,同則不繼”,“和而不同”,都是把和與同相對而言,討論的是世界是和還是同?人們應當如何對待和與同的問題。


  古人曾舉烹飪為例說明和同之辨。譬如烹湯,要有魚、肉,加上醬醋鹽梅,蔥姜蒜酒等等,由廚師調配得當,再用適量的水、適當的火候進行加工,如此才有美味的湯。多種成分按一定關系共生,構成一事物,這就是和實生物。而如果用鍋煮水,水干續水。如此反復,就只是白水。這就是同;“以水濟水,誰能食之?”


2.jpg


和的實質是各得其所


  統一事物中的各個局部成分各有其一定的位置。每一成分和因素都處于其應處的地位,發揮各自的作用,構成總體的和。程子說:“萬物庶事莫不各有其所,得其所則安,失其所則悖。”任何一個局部的因素不能處于應處的位置,總體的和就會遭到破壞。拿烹飪說,極簡單的一件事,用鹽的多少,決定著菜肴的品質;鹽量的過與不及,都會破壞菜肴的美味,即總體的和。其他各個因素也都如此。所以和就是各個成分、因素都處于恰當的位置,這樣一種狀態和秩序。這種狀態和秩序可以用“各得其所”來表述。和的實質就是“各得其所”。


和為貴是根本的價值觀


  “和為貴”不單純是一種善良的愿望,它是以和實生物的宇宙觀為基礎的;正因為我們認識到世界是這樣的一個世界,所以說一切事情上我們要順應事物本來的要求,以和為貴。也就是以和為最高目標,或者說以各得其所為目標。


  《周易》說:乾道變化,各正性命,保合太和,乃“利貞”。首出庶物,萬國咸寧。(《易·乾卦·彖傳》)《中庸》說: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。都是以“和”為人道追求的最高目標。“太和”“中和”,萬物“各正性命”;天地位,萬物育;首出庶物,萬國咸寧,就是自然和社會人事,萬物各得其所的理想境地。


  用于人事,孔子為政以“正名”為第一要務。正名也就是要做到“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”,求君臣父子都能各得其所。君臣父子的關系是不斷變化的,孔子所希望的君君臣臣的狀態沒有實現,也不可能實現。然而孔子提出的治國必先正名,以各得其所為目標的原則是正確的。縱觀歷史,歷代大變革和大改革的主題,都在求各得其所;而改革和施政的得失成敗,也都只在于能否做到各得其所而已。程子說:“圣人所以能使天下順治,非能為物作則也,唯止于各于其所而已。”所以,和、各得其所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,最高的價值追求;是我們做好一切事的根本目標。


3.jpg


運用的三原則


  以和為貴,以各得其所為目標,不是坐而論道,而是要起而行之,施之于實事。中華傳統文化,也包含有和的運用中應遵守的原則和方法。


  其一,和而不同。


  為了達到各得其所的目標,首先必須要有“和而不同”的理念,或者說是從這樣的一個理念出發。和而不同,可以有兩層意義。從宇宙萬物的現實狀況看,“和實生物,同則不繼”,世界本來就是和的世界,不是同的世界;世界存在的狀態就是和而不同,和而不同是事物的本來面目。從人事的方面講,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”。和而不同,又是待人處事的基本原則。世界是和而不同的,我們處理事物也要遵循和而不同的原則。


  作為待人處事的原則,所謂和而不同,首先是承認差異。要懂得差異的存在是正常的、合理的,是事物存在的常態;不能要求取消差別,完全一致。然后在承認不同的基礎上,研究事物內部有哪些方面,怎么來協調各種關系和矛盾,以達到“各得其所”的目標。承認差異是前提,求各得其所是目標。始于承認差別,終于各得其所,和的理念貫徹始終。這就是和而不同。而不承認和排斥差別,一味追求一致,這叫同而不和。古人講什么是和而不同?國君他的意見認為是對的,但其中還有不對的成分,大臣要把這不對的成分提出來;國君認為錯的,但其中還有正確的成分,大臣要把這正確的成分指出來;通過討論達到一個中肯的意見。這叫和而不同。相反,國君說這個好,大臣也跟著說好好好,國君說不對,臣子也隨聲附和,跟著說錯錯錯。一言堂,沒有不同意見。這就是同而不和。


4.jpg


  其二,中庸,無過不及,不偏不倚。


  和的秩序,各得其所,一事物內部不同部分、因素之間的關系,是具體的。以和為貴,要求得和的局面,不是靠單純的理念,和諧的愿望、和解的誠意等等;不能停留在口號、宣傳、思想疏導上,而是要研究對象的實際情況,了解其各個部分、各個方面及其相互關系,在此基礎上處理各種關系,努力做到“使萬物各得其所”。


  了解、認識事物各方面及其相互關系,基本的方法、路徑就是中庸之道,不偏不倚,無過無不及。程子說:“使萬物無一失所者,斯天理,中而已。”全局看,公正、公平,不偏不倚;局部看,各安其位,各司其職,各盡其責,無過不及。處掌握全局之位,要統籌全局,協調平衡,人盡其才,物盡共用;處局部之位,要認清自身之位,素位而行,忠于職守,克盡其責。


  所以,和與中不可分。和是最高的目標,中是達到和的根本方法和途徑。合而稱之,就是“中和”。


  其三,以禮節之。完善和遵守制度、規矩。


  “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”。各得其所的關系,不能停留在理念、原則上,還必須落實和體現在具體的制度、規矩上。在中國的古代,就是落實和體現在禮上。


  禮之用,和為貴。先王之道斯為美,小大由之。有所不行:知和而和,不以禮節之,亦不可行也。


  一般人常以為,禮的功用就在區分尊卑貴賤。這樣認識并不全面。區分尊卑貴賤只是禮的一個方面。


  禮起于何也?曰:人生而有欲,欲而不得,則不能無求,求而無度量分界,則不能不爭。爭則亂,亂則窮。先王惡其亂也,故制禮義以分之,以養人之欲,給人之求,使欲必不窮乎物,物必不屈于欲,兩者相持而長,是禮之所起也。(《荀子·禮論》)


5.jpg


  禮的區別尊卑貴賤,是要使“貴賤有等,長幼有差,貧富輕重皆有稱者也”。也就是給貧富貴賤長幼親疏各定出度量分界,使他們各自都有所依循,各得其所,以避免爭斗。“禮之用,和為貴”。區別尊卑貴賤是為了避免爭、亂,求各得其所;和的精神不是單純的明尊卑別貴賤,而是別中求和。


  禮是具體的,隨時世發展而變化;中國古代的禮,已不能適應于現時代的要求。而和的秩序需要制度、規矩的保證,這個原則則是古今中外永恒不變的。這個原則體現的形式是多樣的。制度、條約、合同、協議、規章、紀律等等,總之必須有完善的、能得到遵守的規矩,才能真正達到各得其所,和的目標。


  有和而不同的理念,從承認差別為前提,求各得其所為目標;以中庸之道的思想方法,認識對象,無過無不及,不偏不倚,正確把握事物各個方面及其相互關系;以及完善和遵守體現和的秩序的制度、規矩。以上三項,構成運用和的理念,實現各得其所目標的原則體系。通過這三項,就把和實生物,以和為貴的根本理念,用于實際人事,落實于各個方面。


  總之,中華文化中和的思想,是一個博大精深的體系。它既是根本的宇宙觀、價值觀,也包含有運用和的理念于實際人事的原則和方法。這是一個中華文化大智慧的寶庫,值得我們認真研究、發掘、傳承、發揚。


相關文章

熱門推薦

黔ICP備13004279號-3
Copyright ?當代貴州期刊傳媒集團主辦
铁算盘六肖中特 福彩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 福建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 赌大小猜骰子技巧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德州扑克稳赚 快3计划app苹果版 pk10全天免费闯关计划